大牌香水批发交流组

可可·香奈儿:我曾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女

经历平台2021-10-22 11:50:23

再忙也给自己留一点读书的时间



愿我的传奇常留世人心中,永远鲜明如新。

——可可·香奈儿


可可·香奈儿:我曾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女

文丨  李梦霁     微信丨美读(ID:meidubook)



1893年深冬,奥巴兹济贫院。


年老枯瘦的修女,牵着我,穿过阴冷的走廊,青苔昏昏欲睡。


父亲头也不回地走了,像甩掉一个包袱。


我六岁,丧母,被父亲丢进济贫院。


缝纫机吱吱呀呀,摇满整个童年。


没有玩伴,没有童趣,只有贫穷。


多年以后,我成为法国最富有的女人,把名字刻在历史深处,活成了一个传奇。


可我依然无法面对,生命早期惨淡的记忆。


贫穷带来的,不仅是食不果腹,更是无尽的屈辱。


屈辱,比苦难深重。


不曾经历潦倒的人,不会懂那种近乎本能的,对生存的惶恐和绝望;更不会懂,为了挣脱泥沼,人能有多狠决。


绝地逢生,是因为退无可退。


生的渴望、钱的渴望、名的渴望,使我成为我。


你一定听说过我的名字,我是可可·香奈儿。



01

天涯歌女初长成

 

十八岁,我长成亭亭玉立的少女。


白天,在裁缝店里做女工,夜晚在酒吧唱歌。


严肃刻板的裁缝刀,妖艳放浪的曲调,拼接成我断裂的生活,像枷锁。


我隐约觉得,自己是能做成某些事情的人。


和所有天赋异禀的人一样,偏执,笃定,而清醒。


想要什么,想成为谁,对一个女人而言,越早想明白,越好。


我知道,自己不属于眼前的苟且。


逼仄的裁缝铺,声色犬马的酒吧,盛不下我的野心。


为了跻身更高的阶层,第一步,是攀上一个男人。

 

巴尚先生,是不错的人选。


我声音动人,风姿绰约,一曲《可可去哪里》,把酒吧里那帮粗野军官,迷得七荤八素。


其中,有位沉默的军官,留两撇胡子,目光像一条出水的鱼,滑溜溜地黏在我腰上。


他大约嗅到了猎物的气息。


我也是。


不久,我住进他的城堡。


很难说,是谁捕获了谁。


我本就不是信仰爱情的小姑娘,我是他的玩物,他是我的手段。


各取所需。



02

我心里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到烟

 

自此,我不再是小裁缝,也不是搔首弄姿的歌女。


我的身份,是巴尚先生的情人。


巴尚腰缠万贯,情妇如过江之鲫,难以胜数。


与她们不同的是,我只把他当成起点,而非终点。


他的情意、财富、名分,我皆不要。


我要的,是依凭他,进入另一个圈子。


站在更高处,被全世界看到。


来路无可眷恋,值得期待的只有远方。


巴黎,等我。

 

在巴尚的城堡里,我学会骑马、探戈、品酒,在富人晚宴上频频露面。


彼时,女人的衣帽,繁琐、笨重、束缚,像扑棱着翅膀的鸽子,挺胸凸臀,却以此为美,以此为贵。


丰乳肥臀,是讨好男人的视觉和审美,却不为自己舒服。


女人想解放,首先要做的,便是不再讨好男人。


我剪短发,穿裤装,学着男人的模样跨上马背,人称“标新立异的可可”。

 

我发高烧,昏昏沉沉,卧床三天。


家里来了客人,巴尚执意让我起身,陪酒、陪笑。


酒过三巡,还让我唱《可可去哪里》。


在他眼里,我不过是个贪图荣华的小姑娘,没有情感,没有尊严。


既买下我的青春,就理所当然地把我当宠物、当奴仆。


依靠男人上位,纵衣食无忧,却仍是上流社会的小丑,供人玩乐而已。


我心里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到烟。


在那里,我的才华与价值,是被低估的。


明珠暗投。


我伺机逃离。


依凭巴尚这块垫脚石,已得偿所愿。


如今,可可要飞走了。



03

我即时尚

 

遇见卡柏的时候,落桐满巴黎。


那是一场寻常的酒会。


我穿长裙,腰身位置松了两公分,没那么窒息。戴一顶简简单单的帽子,只插一根羽毛。


女人们诧异地窃窃私语,“一副穷人的打扮。”


可眼眸里,却分明闪着歆慕和渴望。


大约她们也想如我这般,坦率,自由,而简约。


只是无奈,背负“贵族”的烙印,画地为牢。


由始至终,我都是最看得清时尚圈的人。


因为出身和际遇,待富人圈,我永远持有旁观者清的疏离。


深谙名利场的浮华与残酷,所以有种活在当下的洒脱与劲道。


我不创造时尚,我即时尚。

 

“你很优雅。”


低沉的男声,落在我耳畔。


我转头,望见一双深蓝色的眼眸。


像一汪沼泽,供我此后六十年,一边怀念,一边深陷。


“从来没有人,用‘优雅’这个词形容我。”


“那是因为他们不懂你。”


我的眼角微微湿润。


生活在贫穷、冷眼、蹂躏的井底太久,心已破了洞,漏风漏雨,结满青苔。


倏然透进一线阳光,竟久久不适。


那是我离爱情最近的一次。


卡柏带我离开城堡那天,巴尚不甘心地说:“可可,我娶你。”


我头也不回,走了。


既是逢场作戏,何必假意深情?


巴尚只是想留住我,继续做他召之即来的玩偶。


我的野心,他不懂,也受不起。


可可·香奈儿,是法国唯一一座尚未熄灭的火山。



04

今生遇见你,竟花光所有运气

 

卡柏是一个温柔而深情的男人。


倾听我天马行空的想象,欣赏我喷薄如泉的灵感,成全我锋芒毕露的梦想。


在他身边,我拥有全世界。


除了婚姻,他能给我一切。


在巴黎,卡柏为我开了一间帽子店,后来又开女装店。


我设计的衣裳,彻底解放女性的身体,不束腰,不塑形,裙子缩短到膝盖。


世间最美,是顺其自然。


在我身处的年代,文学艺术蓬勃向荣,服装却维持上世纪,甚至更早的状态,止步不前。


不论贫富贵贱、幸与不幸,衣裳是你给这个世间,最直接的呈现。


衣着寒酸,旁人只记得那件衣服;打扮精致,人们才观照衣服里有趣的灵魂。


而二十世纪初的法国女性更为可悲。


对自由、解放、独立的渴念空前,却被紧紧裹在巨大而无声的压抑中,尤其是那一身“鸽子装”。


站在时代的十字路口,我一眼望到了重生。


可可香奈儿,一个门外汉,设计的服装,掀起了一场革命,使之作为艺术,真正迈入二十世纪。


凭什么?


凭我懂得如何诠释所处的时代。


生活不曾取悦于我,所以我创造了它。

 

若没有卡柏,我不会拥有这一切。


在孤儿院长大,做过歌女,当过情妇。


我的过去是一副残局,不堪,而不齿。


卡柏从未嫌恶,只说,过往不念。


在我一文不名的时辰,他牵起我的手,对我说:


“可可,你会是这个时代最出色的设计师,你的名字一定会被历史记得。”


卡柏,我的伯乐,我的情人,我的远方,我的退路。


“我一向不相信,我这样的人,能交到好运。大约花光了前半生所有的运气,我才遇见你。”我对卡柏说。


人们说,我的舌头是一把锋利的剪刀,尖刻而凉薄。


我只对你说情话。


卡柏望着我,眼眸蓝成一片海,眼角的细纹里,笑意晕成涟漪。


他说:“生生不弃。”



05

孤独,是一汪深海

 

那年冬天奇冷。


风雪连日,人们都窝在家里,衣帽店生意难做。


卡柏在老家,陪妻女。


我给他写信,“时日艰难,无计可施。”


他回信:“想你,可可。我会陪你过圣诞,等我。”


我像少女一样雀跃不已,只等圣诞日门铃响起。

 

“叮咚!”


我冲向门边,又跑回来,站在镜前整理好头发,才打开门。


“亲爱的,你回来了!”我的声音像知更鸟,像枝头的葡萄,喜悦破壳而出。


“夫人,这是卡柏先生的遗物,请您节哀。”


门外,不是我朝思暮想的情郎。


我等来的,是卡柏溘逝的噩耗。


风狂雪厚,不宜出行。他为了赶在圣诞节见我,乘坐的马车一路快马加鞭,发生车祸,车毁人亡。


世上最懂我的人,走了。


人人都可以爱我,懂得,却是可遇不可求的缘。


你走之后,我的孤独,是一汪深海。

 

执手十年,他陪伴我、呵护我、资助我,用长久的爱意,稀释我内心的坚冰。


其实我早就知道,像我这般的人,不配拥有如此好运。


我的爱情,灵魂,温柔,皆随他入土。


人,我是不信的。爱,我也不信了。


我信的,只有奔跑和远方。


卡柏离世后,我设计了一款小黑裙,举世惊艳。


人们惊叹黑色的优雅与丰盛,仿若锁着无尽的风尘,哀伤,与故事。


我让全世的女人,都为你哀悼。



06

优雅,源于拒绝

 

我一生未婚。


有过许多追求者,情人亦多如牛毛。


我眷恋男人而追求自由,走马灯似的更换男友,他们是猎物,是需求,是机遇。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世人说我风流成性,水性杨花,不愿被一纸婚书束缚。


他们错了。


太多新鲜的、漂亮的、高贵的男人,可以躺在我身旁,


却再无一人,配得起与我手挽手,步入教堂。


我这一生,从未穿过婚纱,


因为世间没有任何人的名字,足以与可可·香奈儿相配。


除了卡柏。


斯人已逝。

 

生为女人,我二十岁野,三十岁艳,四十岁华,在这场余生里,令人无法抗拒。


我曾兜售美丽,卖弄风情,为了跻身更高的圈子。


时光愈老,人愈通透。


直到年逾花甲,我才开悟:


优雅,从不源于风情和诱惑,而是源于拒绝。


凡高贵者,皆淡漠。


从容,混了一点拒绝,不屈,和格格不入,才是美的极致。


作为女性,受无数人倾慕,只是本能和肤浅。


学会拒绝,才是真正由内而外的优雅与高贵。


可惜太多女孩子,在年轻时参不透,舍本逐末。


我亦然。


于是,我七十岁高龄,重返法国,东山再起。


我的设计新作,多了某种“拒绝”的味道,浸着淡淡的薄寒。


甫一面世,轰动巴黎,俘获一众少女心。


我曾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女。



07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我这一生,从任人践踏的灰姑娘,成为全法国最富有的女王。


欲望是向上的车轮,孤独是保持自我的前提,至于思想,从来都是人际交往的硬通货。


对于事业,我从未懈怠分毫,甚至厌恶休息日,因为懒惰是一切罪恶的根源。


对于流言,我素来不屑一顾。


因与纳粹军官相恋,好事者诬我,参与谋害犹太人。


其实我清楚,不过是嫉妒心而已。


人们最不愿看到的,便是底层人的崛起。


因为我的皇冠,照见了他们的平庸与蹉跎。

 

临终,我让仆人为我换上婚纱。


“请将卡柏的相片,放入我的棺椁。并在我的墓碑上,雕刻五只狮子的头颅。”


我要让世人永远铭记,可可香奈儿的锋利、高傲与传奇。


时尚易逝,风格永存。


01



三月的某天,我搭邻居小辰妈妈的顺风车一起外出办事。

 

那天天下大雨,开车视线模糊,小辰妈妈也格外小心谨慎。可还是“嘭”的一声,车身忽然一震,我们被后车追尾了。

 

本应是后车的主要责任,可后车的司机却先发制人,他气势汹汹的冲我们大吼:你们会不会开车?女司机就是水平差!本来就开得慢,还忽然减速!

 

小辰妈妈解释说: 我减速是为避让行人,我有行车记录仪可以调看当时情况。再说这种大雨天,你本应注意与我保持安全距离。

 

对方自知理亏,可还是不依不饶,大骂女司机开车都不用脑。

 

辰妈见对方并没有解决的诚意,就打电话给交警要求处理。

 

对方倒也没有阻拦,只是依然在我们耳边不停的叫嚣,说这种天气遇上我们真算他倒霉,自己还赶着要去接人,而我们遇上他这样讲道理还愿意等的司机,是我们的幸运。

 

我忍不住想跟他理论,却被辰妈拉住,示意我回车上等。她说:“你跟他费什么口舌,等交警来吧”。说完,她打开车上的音乐,又从包里取出自己的KINDLE,开始静静的看书等待。

 

我忽然觉得车内瞬间被她调成了一个小的静谧空间,与车外的倾盆大雨形成鲜明对比。

 

再一看车外的那位司机,迥然的场面更是有趣:

 

一个气急败坏,不停的在马路上骂骂咧咧,被大雨淋得像落汤鸡;一个优雅自若,像没事人一样,在车上淡淡的翻着书。

 

后来交警来了,判对方的全责,事情很快得以解决。

 

我忍不住赞叹辰妈,说:你心态真好,遇事淡定冷静不争吵,还很会享受别人觉得最煎熬的雨天等待时光,这事处理得很漂亮。

 

辰妈笑说:“本来也不是我们的责任啊,干嘛拿别人的错误在惩罚自己呢?如果吵架有用,那我早就冲上去啦。你看我们刚刚难得忙里偷闲,聊聊天、看看书、听听雨,不也挺好?”

 

原来,所谓好心态,不过是懂得,既然我们避免不了事情的发生,那就选择调控自己的情绪。

 

每个人的一天都只有24小时,在烦恼的事情上多耽搁一秒,快乐的时间就缩短一秒。



02


记忆中,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夸辰妈心态好了。

 

两个多月前,也是在车上。我们几个家庭一起去动物园玩,辰妈因为先生出差,就带着孩子坐我们车上。

 

从我们的家到动物园,大概二十多公里,平时五十分钟车程,可那天偏偏特别堵车,开了二十多分钟,才不过开出小区一千米。

 

车里的两个孩子早已按捺不住出门玩耍的心情,他们一会扯开零食的包装,吃得一地碎片;一会又趴在沾满零食的地垫上,假装捉迷藏;一会在车里大喊大叫,引来旁车纷纷观望;一会又前后攒动,动作夸张且很不安全……

我被惹的不厌其烦,忍不住训斥了两个孩子几句,又在自己孩子的屁股上拍了几下。本来好心情的儿子,忽然委屈的哇哇大哭起来。

 

旁边的辰妈见状过来圆场,她从包里翻出自己的本子,扯下几张纸,提议说:你们两个小伙子不都喜欢飞机吗?我们一起玩折纸飞机吧。

 

四五岁大的孩子,正是对折纸有一定兴趣,却又技艺生疏的年纪。小辰妈妈耐心的引导着他们,一步一步、手把手的,开始对齐、折叠、压线……

 

每个人折完一架飞机后,小辰妈妈又提议说要搭建一个停机坪。于是他们又开始折第二架……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他们竟也安静的折了一个多小时。达到目的地的时候,后座上摆满了各式各样、大大小小的飞机。

 

看着两个孩子童真的笑容,我很为自己之前的暴躁感到愧疚。我注意到辰妈,在孩子的问题面前,倒总是浅笑盈盈,温柔化解,就对她说:真佩服你!好像天生心态特别好。什么事都不急不恼,哄孩子也很有一套。

 

小辰妈妈笑:“我哪是天生的心态好啊,还不是调整调整再调整。”

 

辰妈解释说:“你知道我们家的情况,从辰辰一岁起,基本就是我一个人带大的。开始也是经常气急败坏,稍有不顺就对着孩子大吼大叫。

 

可是你知道,孩子就是你的一面镜子,你越焦躁、他越狂躁,你先平静、耐心、微笑起来,他也会慢慢学着不急不躁和对你微笑。”

 

原来,所谓好心态,不过是调整调整再调整。

 

是懂得生活也好、孩子也罢,就像你的一面镜子。你给它拿出什么,就会对应得到什么。

 


03


如果只看辰妈的朋友圈,你会觉得这真是一个天生好命的幸福女人。

 

先生儒雅博学、小有成就,儿子聪明懂事、性格开朗,而她自己,仿佛一个“已婚少女”,结了婚还像没结婚那样,热衷旅行、户外、看电影,只是身边永远多了一个小影子;容貌也像结婚前那样,眼神明亮、笑容清澈,只是多了一分熟女的优雅与媚态。


可作为邻居,我太了解她生活的另一面。

 

先生工作很忙、经常出差,婆家还要在家乡照顾一个更小的孙子,很少来帮她。从孩子一岁起,她基本是一个人撑起一个家。

 

可就在她最难得时候,我也很少见她抱怨。倒是总见她能在最快的时间内完成修复、满血复活,继续神采奕奕的跟我们聊天说笑。

 

以前我总以为,好的心态跟性格有关,它是一种豁达、乐观的生活态度,但后来在辰妈等人身上,我渐渐发现,它是生活的经验和智慧,是让我们真正解决问题、走出低谷的关键所在。

 

谁的生活都会遇到低谷,只有好心态,才可能有好状态;而唯有好状态,才有可能快速冷静的解决问题,不至于一直在泥沼里待着。心情越坏、态度越恶劣、视觉越悲观,反倒容易在问题里越陷越深……


正如辰妈所说:哪有谁是天生的好心态,不过是懂得调整调整再调整。

 

那些在生活里始终优雅的人,不过是深深懂得:以相对好的心态,来面对生活中的难处;以更好的状态,帮助自己快速走出低谷;以一个始终美好的姿态,体面的迎接命运的翻盘。如是而已。




▼  ▼

◆◆◆◆◆◆

小编有话说

以下是小编为大家挑选的微信公众号,不同类型,不同内容,希望给你的生活添加别样的风采!

★长按二维码,选择“识别图中二维码”进行关注
▼  ▼

◆◆◆◆◆◆

欢迎大家在下面留言哦!

亿客信息一直在呢!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