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牌香水批发交流组

【纤.独家】记者追踪:古驰、普拉达等大牌服装质量不合格

中国纤检微平台2021-01-07 12:01:06


/本刊记者 王虹


近日,“千元以上奢侈品服装,70%质量不合格”的消息广受关注。有网友询问:“难道奢侈品价格和质量成反比?”更有一条网友互相调侃的段子在微博疯传,内容是:Prada(普拉达)羽绒服、Gucci(古驰)男士上衣,爱马仕针织套头衫、FENDI(芬迪)女士连衣裙等质量不合格,你中枪了吗?

虽然奢侈品质量不合格的事件常常发生,但比起之前某一两个品牌被曝光,此次集体沦陷的“大腕儿们”着实让人有一种亮瞎眼的感觉。


价格高大上,质量“地摊货”?

610,北京市工商局公布了通报了近期对流通领域服装、鞋类商品抽查检验情况,此次抽查时依据近期消费者对服装、鞋类商品的举报投诉情况开展的,抽查共涉及北京市城区92家经销单位销售的服装和鞋类商品。

经被委托检验机构检测,此次共发现不符合国家相关标准的不合格商品95种,其中,服装63种、鞋32种。抽检服装可分为休闲类服装、毛纤维类服装、羽绒类服装等三大类。检测项目主要包括标识、纤维含量、染色牢度、PH值、甲醛、禁用偶氮染料、异味等多个指标。

检测发现,标称“古驰(中国)贸易有限公司”、“爱马仕(上海)商贸有限公司”、“雨果博斯(上海)商贸有限公司”、“布里奥尼(上海)贸易有限公司”等41家企业生产的不合格服装达63种。主要不合格问题为色牢度、纤维含量及标识不符合标准或明示说明。其中,有7种商品标识部分不符合标准要求;5种商品未明示其生产企业相关信息;7种商品色牢度项目不合格;37种商品纤维含量项目不合格,占不合格商品58.7%

尤其要说明的是,本次抽检的羽绒类服装发现22种不合格商品。其中16种不合格羽绒服商品检测的不合格项目为含绒量和充绒量。

北京市工商局解释指出,含绒量和充绒量是羽绒服装的两个重要指标,直接关系到羽绒服装的保暖性能。由于羽绒在羽绒服的内胆夹层中,除非采取破坏性试样,消费者在购买和使用过程中很难发现其中羽绒的质量问题。

北京市工商局还指出,此次抽检不合格服装中,售价千元以上的占全部不合格服装总数的81%,市场上销售的中高端服装及鞋类商品质量不合格现象较为严重。

据悉,针对本次抽检发现的不合格商品,北京市工商局均已按照《产品质量法》等有关规定进行了处理。要求不合格商品生产企业和有关经销单位按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相关法律法规要求,积极采取措施防范不合格商品再次流入本市市场;对不合格商品追根溯源,严查进销货渠道,切实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截至目前,已立案51件,案件正在处理中。


7家企业,无一应答

为追踪企业对不合格商品的后期处理情况,本刊记者随机对此次不合格商品名单中的8家企业进行后期采访调查,其中7家企业并没做出任何应答。采访实录如下:

不合格服装名单中,多家企业出现了“羽绒品类”项目不合格的问题。其中一家是标称生产单位是“雨果博斯上海商贸有限公司”,生产日期或批号为“4021406450400”,标称商标为“HUGO BOSS(雨果博斯)”的羽绒服不合格项目为羽绒品类;另一家是普拉达时装商业(上海)有限公司,该公司一批次批号为“290696 Q04 F0244 S142 68”的羽绒服羽绒品类和清洁度不合格。

对于羽绒品类问题,记者采访业内检测专家,他指出,羽绒品类不合格,就是指羽绒服中添加的羽绒种类与标识不符,比如,标注是鹅绒,结果测出来填充的是鸭绒,此举有欺骗消费者之嫌疑。

612下午,了解基本信息后,记者首先拨打了致电雨果博斯上海商贸有限公司官网公布的联系电话,虽然服务台并没有提醒该电话出现故障,但当天下午,记者多次拨打该号码,始终没人接听电话。此后3天,记者连续尝试拨打该号码,依然没有人接听电话。由于该公司在网上公布的信息及其有限,没有其他方式可以联系到该企业,记者对该公司的采访只好就此告一段落。

如果只是一家公司的电话无人接听,那也许是凑巧或者意外,但事实证明,被抽查商品不合格的企业中,不乏电话无人接听的案例,之前的调查中有不少,此次调查中出现同样现象的企业占比也很高。

在采访上述公司的同一天,记者分别致电普拉达时装商业(上海)有限公司、被抽查出一款羽绒服集纤维含量、羽绒品类、含绒量、充绒量等不合格项目于一身的布里奥尼(上海)贸易有限公司和出现同样多的不合格项目,标称品牌为“DIESEL 迪素”的鼎赛龙(上海)商业有限公司。

结果表明,这三家企业不仅出现了同样多的不合格问题,在采访中或有意或无意所表现出的应答方式也惊人的相似,都是记者联系三天多次拨打电话,电话没有表现出异常或者故障,但就是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除此之外,标称经销商是“博柏利(上海)贸易有限公司”,批号为“3954177”的一款“博柏利”大衣纤维含量不合格,记者几经搜索找到该公司的联系电话,拨打发现已经暂停服务。

当然,不是所有企业的电话都无人接听,只是接听电话后仍然找理由推诿,不对采访作出积极回应而已,以下两家企业就是典型代表。

不合格名单中,标称生产单位是“李宁(中国)体育用品有限公司”,生产日期或批号是“AYMJ193-2”的短羽绒服充绒量不合格;一款生产日期或批号是“1441011816492”,标称生产单位是“上海丝绸集团品牌发展有限公司”品牌是“lily”的羽绒服充绒量和清洁度不合格。

612,记者致电李宁(中国)体育用品有限公司服装产品质量服务中心,一名男士让记者以邮件方式发采访内容过去,并表示已经将此事告诉相关部门,他们会在两个工作日内给与答复。然而,记者的邮件如同石沉大海,对方并无任何应答。

612日开始,记者连续多次拨打“上海丝绸集团品牌发展有限公司”官网公布的两个联系电话,但电话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状态。后经搜索,记者又找到该公司招商部经理陈伟的手机号码。

615,记者打电话给陈伟的手机,说明所要采访的问题后,陈伟表示自己在忙,让记者以短信方式发送要对接的内容。

记者随即发短信希望他帮忙联系公司相关负责人接受采访,但该短信发出后,陈伟并无任何回应,记者后来又发短信询问,他同样不予回应。

至此,上述7家出现问题产品的企业采访无果而终。


爱马仕回应:产品不会造成健康和安全问题

此次被抽查不合格名单中,一款标称是“爱马仕(上海)商贸有限公司”生产的品牌是“HERMÈS.PARIS”,生产日期或批号是“447305HA82LA”的男式针织套头衫“纤维含量”不合格。

纤维含量是纺织产品的主要品质指标,纤维含量的标注是企业向消费者传达产品原料成份的最直接的方式,也是企业向消费者做出的承诺和明示担保。对于消费者而言,纤维含量是了解选购的服装材料和性能的依据。以品质著称的“爱马仕”出现此类问题,确实让不少消费者汗颜。

615上午,记者打电话给该公司服务中心,经服务中心联系对接,该公司于第二天就给出了答复。

在给记者的答复中,该公司表示,“我司确实于201411月接到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关于我司在售一款男士针织套头衫(产品型号:447305HA82LA)在流通领域服装、鞋类商品抽查中商品成分标签标注的纤维含量与抽查中实际检测结果不符的书面通知。”

对出现问题的原因和处理情况,该公司回应,“经我司查明,该问题主要由于相关产品的面料的特殊性造成,但不会在产品使用过程中造成相关的健康及安全问题。在收到该通知后立即进行了内部核查,同时停售并封存相关产品。”

对于“面料的特殊性”,爱马仕方面解释称,“此款服装前襟,后襟与袖子的纤维含量成分不同,我公司提供的成分是整体的平均百分比,而实际检测是将袖子与衣服成分分开测试,所以导致结果的差异。”

该公司还在采访中表示:“接受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的指导意见,并承诺积极配合其后续的抽查工作。”


奢侈品屡陷“质量门”,到底为哪般?

近年来,有关奢侈品的质量事件层出不穷。2014年,,仅2014年,抽查发现10次以上不合格的品牌有ZARA、巴适卡、爱马仕、。

而此前有关香奈儿、阿玛尼、普拉达等大牌服饰出现质量问题的报道也并不少见,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些品牌纷纷被“质量门”撂倒?

有人认为是消费者畸形的消费心理纵容了这些奢侈品企业,也有行业专业认为相关部门对这些奢侈品的处罚程度是“挠痒痒”,没有做到与其销售价格相应的惩罚力度;更有人将这种现象归咎于代加工,认为都是代加工“惹的祸”。

然而,笔者认为品牌商难咎其责。先不说被曝光企业面对媒体和消费者的态度怎样傲慢无视,就从已经被曝光的产品来看,品牌企业唯利是图的面目可见一斑。

此次被曝光的产品多属于奢侈品品牌新拓展的业务领域,如男装系列、休闲系列等。此前,贝恩咨询公司联合意大利奢侈品行业协会发布的《全球奢侈品市场监控2015春季报告》显示,2015年或将成为自2009年以来表现最糟的一年。奢侈品因业绩不佳纷纷开发男装、运动和鞋履等新领域。

财富品质研究院院长周婷表示,品牌在新开发品类后,产品会有一个“稳定期”,一段时间内可能会有波动。此外,目前不少奢侈品都在进行量产化,这一方式的核心在于把控成本,低成本与高品质之间必然会有一定程度的博弈。另一方面,如今不少品牌进入打折季,由于低折扣商品往往不退不换,因此里面可能部分掺入瑕疵品。

此外,业内人士分析,中国奢侈品市场刚刚起步,面对极高的利润率,奢侈品集团快速推进品牌的销售网络,扩张市场占有率,在数量猛增的情况下无法保障质量。如洪水猛兽般的新兴奢侈品购买力,促使了原本小众的奢侈品生产力不断的趋于饱和,于是出现了众多的代工厂。原本是出自于传统手工坊或品牌原产地的奢华非必需品,如今却成了工厂中流水线的产品,其质量可想而知。